医疗

大健康投资热:精准医疗等细分领域被看好,还有这些坑要避免

字号+ 作者:华夏头条 来源:华夏头条 2017-08-10 我要评论

证券时报网()07月29日讯 证券时报记者 张国锋 在中国, 大健康 产业是一个拥有着万亿规模市场潜力的庞大市

  证券时报网()07月29日讯

  证券时报记者 张国锋

  在中国,大健康产业是一个拥有着万亿规模市场潜力的庞大市场。无论从投资还是创业的角度,大健康当之无愧都是大家所认可的“蓝海”。为什么大健康对于投资有如此大的吸引力?哪些领域接下来可能产生爆发式增量?如何看待大健康创业投资面临的挑战和困境?

  在昨日举行的中国股权投资论坛分论坛“大健康时代的新机遇&新挑战”上,中卫基金董事总经理、创始合伙人李文罡,深圳紫金港资本董事长陈军,赛伯乐投资管理合伙人方刚,幂方资本合伙人李善兵,磐霖资本管理合伙人王利波,高特佳投资执行合伙人王曙光就上述问题进行了深入的探讨。

  医疗投资热:市场需求+国家政策推动

  据统计,目前国内涉及医疗健康领域投资的机构数量已经超过1000家。王曙光认为,现在各个基金高度关注健康领域,是一个必然趋势。

  他指出,第一个原因,有巨大的社会有效需求来推动。社会发展到现阶段,中国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,但中国的医疗开支只占到GDP的5.8%,这意味着还有很多空间可以发展。第二个原因,国家层面在强力推动,2016年全国卫生工作会议上把大健康产业作为国家支柱型产业,之后还有健康发展纲要,要求到2020年医药卫生市场做到8万亿,2030年做到16万亿。

  因此,无论从市场需求还是国家指标来看,(专注医疗领域投资)是基金顺势而为、非常好的事情,值得大家放手一搏。

  谈医疗器械:医疗行业还是新型制造业?

  医疗健康领域当中有很多细分领域,当谈到真正值得关注的领域时,参与讨论的嘉宾特别点出了医疗器械这一细分领域。

  陈军表示,深圳紫金港资本一共投资了十几家医疗企业,基本集中在器械和服务商。他说,过去几年,器械是他们非常关注的领域。

  但陈军话没说完,方刚就立刻打断:“我觉得医疗器械是新型制造业的内容。”

  在陈军被中断了发言之后,李善兵接着主持人的话对方刚的说法进行了“回击”。“刚才方总说医疗器械设备不算医药领域,我的观点不太一样,我觉得应该算是大健康领域之内,而且应该是非常看重的方向,我们正在积极布局,包括外科手术器械、设备、诊断执行、分子诊断等。”

  王曙光在这个环节最后发言时表示,整个健康行业分两种,一种就是制造业,一种就是服务业。制造业就是制药业和医疗器械,这两块是市场竞争比较充分的行业,所以可以看到很多的制药企业和医疗器械企业上市,而且相当不错。医疗服务行业受到政策的影响很大,民营医院数量虽然很多,但是份额只占4%左右。

  谈新药研发:研发周期长是争议焦点

  创新药的投资,在近期成为了行业内最受关注的话题之一。不少投资圈人士直言,创新药已经成为了一个投资风口。

  陈军就表示,从未来看,他们比较注重新药的开发。“现在海归团队越来越向中国汇聚,从全球产业链的研发和市场推广的角度来看,中国的成本相对比较低。另外,中国的政策环境越来越优化,药是一个大规模的市场,未来可能新药开发也是一个比较大的市场,免疫开发在全球是一路开绿灯的,可能预示着中国新药未来会迎来大发展。”

  李善兵也站在支持新药研发投资的角度,认为新药研发这一细分领域,整个大环境非常好。他指出,从2015年下半年开始,国务院出台了药品医疗器械审批制度、创新药支持的政策等,有非常多的利好政策能够支持中国创新药物的研发和生产,越来越多的海归人才带着先进的研发技术和手段回来,能够推动国内研发的升级。另外,国家有很大的临床需求,包括老龄化、消费升级,因此他非常看好新药研发的投资。

  不过,方刚则表示,投资机构背后的有限合伙人(LP),没有那么多的时间等待新药研发出来,获取收益。

  “新药研发这个行业我们一直在看,但我认为,这个行业还不是很成熟。像美国的新药研发,基本上风险投资机构(VC)全进去,然后做到临床二期甚至三期,然后VC套现,把这些小的新药卖给全美四大制药商。美国不像中国有这么多的制药企业,中国还没有形成这么一个模式,到临床三期、四期就接过去了,一定要‘两弹一星’级的上市之后才能退出,所以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难题。”

  李善兵再次反驳了方刚:“刚才方总担心新药研发周期太长,如何退出的问题。我倒不完全这么看,等到药物上市,二期、三期做完,可能要等待太长的时间。但是现在我们也可以看到,虽然国内的一些企业,不像国外说我做到一定阶段就卖给美国制药企业,不过国内的情况也逐渐在改善。关键还是考验投资人的眼光和判断,怎么把这个项目做好。如果它的价值能够得到市场的肯定,那么我不是特别担心退出的问题。”

  不过,李善兵提醒,现在很多创新药的研发和一些靶向药的研发,包括现在非常火的免疫相关的东西,很多投资人和创业者都喜欢一哄而上,是一个不好的现象。

  李文罡也认为,美国的新药市场和研发经过了几十年、上百年的历练后,才成为有市场公允价格的交易体系。他相信随着中国投资人成熟和新药研发企业的成熟,将来也会有这样的趋势出现,让投资机构有更好的退出渠道。

  关注领域:精准医疗和跨界

  王利波也表达了自己对药品市场的关注。他表示,磐霖资本主要关注的是恶性病或者慢性病的用药。众所周知,药物的研发成功率实际比较低,因此在选择的时候,要选择一个未来前景广阔的,如果投资成功的话,必须有极大收益的保障。此外,因为大家都是基于对未来的判断,对团队也好,对研发能力也好,整个配套非常重要。如果投资人都一哄而上,大家一起失败的概率非常高。对于投资人来说,最重要的是通过自己的内查外调,研究得越仔细越好,才能保证未来会成功,这当中也要注意投组合。

  他说,还有一个重要的领域,就是精准医疗。精准医疗无论在诊断还是治疗和检测上,实际都有一些非常不错的投资。精准医疗是未来比较大的一个方向,对于医生来说,能够提高他治愈或者更好治疗效果的可能性;对于患者来说,减轻了痛苦,并且让自己的病好起来的可能性变得更大。

  除此之外,近年来,医疗领域跟大数据、人工智能等其他领域结合形成的跨界,也成为投资人重点关注的内容。陈军近期就在关注一些跨界的项目。他指出,影像数据每年在中国的增长数量都是两位数、甚至高于两位数的增长,影响是最容易被计算机或者AI (人工智能)首先解放出来的东西。另外,疾病预测和疾病诊断,他个人认为,可能是最先能够在计算机、AI率先解决成本、提高准确率和准确效果的领域。

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