传媒

美国医科毕业生:我为何告特朗普总统在Twitter上封杀我

字号+ 作者:华夏头条 来源:华夏头条 2017-07-28 我要评论

美国医科毕业生:我为何告特朗普总统在Twitter上封杀我

美国医科毕业生:我为何告特朗普总统在Twitter上封杀我

【腾讯科技编者按】尤金-顾(Eugene Gu)是一名医科毕业生,现在是范德比尔特大学医学中心的住院医师和Ganogen研究院的总裁兼CEO。尤金撰文描述了自己“因言获罪”,在Twitter上遭到特朗普总统封杀的经历。下面是这篇文章全文。

腾讯科技讯 据外媒报道,我从来不关心政治,直到去年两名美国武装执法官敲我的门,给我递上了一张国会传票。作为医科毕业生,我在斯坦福大学做胚胎组织研究,帮助挽救具有严重心脏疾病的婴儿的生命。可惜的是,这样的研究激怒了众议院婴儿生活问题调查小组的女主席玛莎-布莱克本(Marsha Blackburn)。

两名执法官将睡梦中的我惊醒了。这件事让我意识到,科学不止是试管和白褂,还有不可忽视的社交和政治因素。

因此,我开始研究社交媒体,希望在政治上发出自己的声音。很快,我发现美国总统唐纳德-特朗普(Donald Trump)在Twitter上发布的帖子经常会引起热烈的讨论。这就像是一个全国性的论坛,就连像我这样小小的Twitter账号发布的帖子也能够引发广泛的关注。在社交媒体上,人人都可以点赞或评论一下。这就是自由言论权的象征。

我发布的第一个火爆的帖子就是一个政治漫画,是为了庆祝第九巡回法院撤销穆斯林旅游禁令的决定。它获得了2000多个赞。几天后,我发帖称“美国历史上最大的政治迫害案”就是塞勒姆女巫审判案。这个帖子获得了4000多个赞,并被列入Twitter Moments热点新闻。头一次,我感觉自己的心声终于被听到了。

然后,特朗普总统就在Twitter上封杀了我。

触怒他的一个帖子既没有谩骂,也不粗俗。我只是说,“连Twitter帖子错误都校对不出来的人居然掌控着核武器按钮。”这个帖子获得了1000多个赞。然后,特朗普总统就按下了封杀按钮。

虽然很多人觉得被这个总统封杀是一种荣耀,但是,我并不感觉好受。事实上,这让我感觉被孤立了。数百万人访问的公共论坛,我却上不了。

另一名被特朗普总统封杀的Twitter用户霍莉-菲格罗阿-奥赖利(Holly Figueroa O'Reilly)将我介绍了给哥伦比亚大学骑士第一修正案研究院的首席律师凯蒂-法洛(Katie Fallow)。在与法洛讨论过我的情况后,我同意加入针对特朗普总统的诉讼案,希望通过法律途径要求总统解封我和其他Twitter用户。我们相信,总统不让我们浏览和评论他的Twitter帖子,这违反了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赋予我们的权利。

特朗普总统多次宣称,他的“极其强大的社交媒体”是他绕开传统媒体,直接与公众对话的途径。就连他的儿子小唐纳德-特朗普(Donald Trump Jr.)也直接向公众爆料了他与一名俄罗斯律师往来的爆炸性电子邮件。虽然美国的国父们可能无法预见到今天会出现Twitter,但是他们当然知道自由言论对于民主国家的重要性。如果总统禁止美国公民阅读他在报纸或图书上宣布的消息,那么这些国父们肯定会感到愤慨。

我们现在将自由言论权推广到了电视和广播中。如果Twitter有豁免权,那么很多新兴的科技都能够不理会自由言论权。阻止公民阅读总统发布的信息,这威胁到了我们的民主、自由和未来。(编译/乐学)

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相关文章